蓟县大火死亡500多 政府抓人封网阻记者
北京时间: 2012-07-07 00:23:19 分享到:


天津蓟县莱德商厦6月30日大火,据最新统计已死亡500多人,但是蓟县政府部门仍然坚称死亡10人,伤16人。大批参加头七悼念活动和网上公布信息的群众被抓捕,外地记者不得进入天津采访,当局开始删贴断网。7月6日本台采访了相关人士。

消息人士透露,蓟县大火据最新统计死亡人数远远超过政府公布的数字,并且蓟县政府疯狂抓人,在高压下当地居民都不敢说话。

(录音):现在他们抓了好多在大街小巷议论此事的群众,现在都死了500多人了,大火着了6个多小时。

知情人表示,蓟县警方已经抓了很多人。

(录音):只要谁说什么就抓,只要谁贴的东西,肯定就抓,已经抓不少人了。现在天津市都急了,疯了!捂不住、盖不住了。只要有死亡家属,出来进去都跟着,恐怕有什么事报出去。

另一知情人说,蓟县已经封锁网络。

(录音):现在(政府)要求蓟县的人都要“讲政治”,今天下午起,好象是网络都给屏蔽了,蓟县本地都上不了网了。据讲当时惨不忍睹。

北京网友@王亚军披露:大批海外媒体记者团赶往蓟县

网友 @小龙-投资VC称:外地记者不得进入天津采访,蓟县开始删贴了!蓟县手机停网,我觉得可以定性了!真相都是不适宜对外公开的。

另一网友@章柏林-温泉行者表示:天津蓟县人群已然被驱到广场四个入口,路口把守着大量政府的人,互相驱逐起来,互报了一下家门,原来是城管执法与市政的。

网友@山岳凭栏透露:今天家里人打电话告诉我,县里给各单位、学校发通知,禁止人们到鼓楼广场、府君山广场、莱德商厦前对6.30大火遇难者进行头七悼念活动。几天来在蓟县凡有公开谈论火灾的即被便衣带走,百度蓟县贴吧发言者也有被请去喝茶的,放回之后均三缄其口。

记者致电蓟县公安局,值班人员称不知情。

(录音):(我们)是办公室,现场情况和其它情况我们不清楚。
记者:你们有没有派警察去那些地方维持秩序?
工作人员:您问县委宣传处吧,我们这不清楚,我们离那还很远。

记者:有没有抓人?
工作人员:那个不清楚。

蓟县新闻宣传部在采访中要求记者找新闻科。

(录音):宣传处新闻科科长专门对媒体就这件事作出解释。您打那个号码,您记一下。

新闻科电话无人接听。

网友爆料,天津大火每个死者61万(赔偿),有的家属已经拿到这个钱了,据说还签了个协议.....

网友@香港梁生称:刚才得到消息,蓟州殡仪馆大门紧闭,门口有警察看守。大批海外媒体记者团赶往蓟县,蓟县大火,很容易判断,如果心里没鬼,为何开始拦截记者?

网友评论,地方政府处理危机的手段之粗劣,之无耻,之无知,可见一斑!如果说死亡上百人是谣言,那更应该开放媒体采访,如今掩耳盗铃,这能说明什么?真相不言而喻。

至记者截稿时,茉莉花革命网刊出图片,传津蓟高速上出现百余辆军车疾驰赶赴

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田溪采访报道



 网友评论
  匿名
土工官员们:如果你们还是爷们就赶紧正确面对,善待亡灵,善待民众!你们越捂反而暴露的越快,知道吗?社会大众有猎奇心理,越是不让他们知道滴事情,他们越想知道。命运在你们自己手里把握,存亡一念之差!将来灭亡土工的不是别人就是你们自己,你们自毁长城!你们自绝于人民!
2012-07-08 16:57:28
  匿名
主席:沫若啊,你是一条狗。 沫若:主席好,啊对,绝对是狗。 主席:你似乎是一条好狗哦? 沫若:是忠狗,不是走狗,狗是绝不卖国,一定为国而终。 主席:你走不动了,又哪里去? 沫若:蒙古是个好选择,我把蒙古解放收回来,您看如何? 主席:(敲打)千万不要去台湾啊,那里你也活不了的。 沫若:是滴,是滴,沫若怎敢? 主席:莫非你要去日本么? 沫若:怎敢?日本是倭寇,大大滴坏! 主席:其实也不是嘛,日本人也有好人的,要不是它,我怎么赢啊... 沫若:听说钓鱼岛又不服,人民不作为,敢挂蓝旗! 主席:(沉思)民国未亡,天之不公啊... 沫若:主席英明,主席神勇,现到如今,谁敢不服?! 主席:你有没有能力策划下让钓鱼岛不钓鱼了?民愤很火嘛。 沫若:岛上又没有人民,只有倭寇,干脆沉了它省事,建议主席考虑。 主席:大胆,狗奴才,居然意图毁我国土,败我国运,狼子野心!想死不成? 沫若:(狂汗)主席息怒,主席息怒,沫若怎敢,只是以此杀一禁百,下不为例,符合主席治郭理念,扬我国威,制造气势,还是划算的.... 主席:恩,果然,知我者,沫若也,你去写点狗屁文章,煽动一下,造点氛围嘛! 沫若:主席龙恩!主席龙威!英九小人一个,自身陷入泥潭,掀不起多大风浪! 主席:犯我者死!小小孤岛,当年炮轰未沉是让它受气而已,原子弹储备少主要是考虑留给日美...咦?你别狗嘴吐象牙乱喷啊,泄露国家机密者死!你这家伙似乎不能让我省心啊... 沫若:主席啊,天大的冤枉,鄙人苟活,每天就闻着您的屁呢,鸿轩宝屁,响天彻地!那是小狗我毕生的精神支柱!一切以您的屁为准,无屁而亡啊!此屁焉能外放乎? 主席:恩,知道就好,不过钓鱼岛太小,声势不够,看能否有大点的?考虑下... 沫若:小江那边,也有150万平的面积了,这个能否造点事? 主席:不妥,他宁与外贼,不赐民寇这个作风,很合我本意嘛,我很喜欢,看最近要来请见我面议,似乎问题又比较复杂,牵涉苏联老大哥,以后再议... 沫若:要不,主席把您的神棺镇鬼,压于钓鱼岛上,看那鬼子还敢折腾? 主席:甚么?刚才还沉岛,现在要压我?你点子倒多嘛,又安的什么鬼心思?是又想不服? 沫若:(下跪)冤枉啊,我对您的景仰,如滔滔江水淹绵不绝... 主席:行了,收起你鬼哭那套,说点正事,废才一个,只知哭闹! 沫若:也不是啊,忠君之心,也表狗义!揣主席之意,似乎考虑龙椅不稳,天下不安,该修补修补,敲打民意,竟然上街闹事!痛心疾首啊简直,不行狂权,又怎舒狗志?狗心可鉴啊... 主席:哎,当年也是我心软,没有打朝鲜出路,未收服日本倭国为奴,才有今日之痒,天意如此,莫不奈何... 侍卫:主席,您夫人求见!......是! 主席:(厌恶)不见,没性趣,那老女人,早没味道,咱共产党人,也是可以共妻的,老郭,你看怎样?(耐人寻味) 沫若:(疑惑)沫若怎敢!我可是清清白白一心为您呐,您夫人那火,不敢沾来,老夫这把狗骨头可不经啃啊,怎敢比主席神勇! 主席:敢不成,沫若骂我也是狗啊?恩? 沫若:不是啊不是,您是主人,我是狗,天经地义,一切都是注定的!我又岂敢? 主席:其实,江和小江,是亲姑侄的关系(注:此为史实!),大家一家人,也好拉拢一下嘛 沫若:主席,您就把我当狗给放了好不,我真的不行,挺不起来 主席:哦?我这里有药的,不急嘛,治病救人,是必要的...,(对侍卫)把玉凤叫来,我也要休息下 侍卫:是小罗么,报告主席!她在美国修脚啊,暂时来不了 主席:要小张!什么?小罗被美帝给拉拢走了?这个叛徒!你们怎么管的!这娘要嫁人,也是没谱的... 侍卫:主席,您今天还用药不? 主席:沫若!你还不走么?赶紧找你江姨去!怎么不听么? 沫若:(头痛)主席,不行啊,这药... 主席:拿去!今天我就不用了,(对侍卫)去文工团找个小点的,那锦云也不错,看她行不,上次说我不行气我,今天不饶她... 沫若:主席,小孟她在北大炮学生呢,恐怕没工夫... 主席:你怎么知道的?是又要造谣诽谤?狗性难改么? 沫若:不是我啊,什坊那边有点乱,有人这么叫的... 主席:到底是谁? 沫若:据说是个叫刘波的... 主席:(眼直)刘波么,他的波可大? 侍卫:(插嘴)主席,他可是男的 主席:(舔舔嘴)既然叫这个名字,一定很胖了... 侍卫:主席,灌肠时间到了... 主席:恬噪!没看见我和沫若同志在谈国事么,你去叫玉凤准备下! 侍卫:(为难)到底是锦云还是玉凤? 主席:哎,人还是老了,为国为民,还是不行,这世风日下,人心不古,这个主席是难呐,还是两个一起喽... 沫若:主席辛苦,我还是告退! 主席:记住,这一切是谁给你的,是党!知道么?江那边你帮着解决一下吧... 沫若:一定谨记,一定执行,坚决按照邓总哦江主啊胡不毛主席的指示照办不误! 主席:什么?小平同志那边还好吧?他那边有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倾向,还应该好好改造一下,才有忠心可用! 沫若:主席,他杀过人,现在有人找他算帐呢... 主席:你说是六四吧,他们敢!小平是军人,坚决执行我的命令!才几千个,要算就算到我那八千万里去吧,看随敢找我? 沫若:据说有人造谣,说武子婿敢.... 主席:(爆怒)谁说的?是要鞭尸不成?到底谁说的!给我查!查出来我先鞭他! 沫若:网民和屁民说的,说您那鞭不行了,人很多,比八千万要多很多的。 主席:怎么这么多?难道没执行我计划生育的国策么? 沫若:流了不少,这些是留下的... 主席:真是大胆!叫他们留下来已经很不错了,还敢造反!我们封锁消息不是很成功么?怎么还有网民和屁民?这个事情列为要事,让相关人等早请示晚汇报!(阴险)要小平再杀一回! 沫若:现在已经给他们中一小撮人扣上卖国贼的帽子了,欧美居然上当也报导了,形势严峻呐... 主席:屡教不改,叫小平同志上天安门坟场来找我吧... 侍卫:报告主席,小平同志畏罪上吊自杀,尸体已经被化成灰了... 主席:好毒啊,搓骨扬灰!到底谁干的?对革命同志如此狠,简直比我还... 侍卫:报告主席,是他自己,他临死前还说,当初都是签过字的,除了你,要你遗臭那个什么万年的...我不敢说了 主席:什么?果然临死露真心,最后咬我一口,难怪这么多年我一直有些怀疑他,据说他最近这些年在国内培养了不少贪官,打乱我治吏的策略,气杀我等! 沫若:就是他猫论害的,搞得全民皆鼠,还是小江同志高明,懑声发大财,挺实惠的,追求鸡的屁... 主席:什么鸡的屁,人的屁股不是更好嘛,沫若同志你说祖英是不是... 沫若:(惭愧)[刚才主席很强啊,老夫都有些受不了了,这老东西就是不一般,奶奶的]是滴是滴,大家都是革命同志嘛,主席,我先告退! 侍卫:(急步)主席,有新情况,天津大火,烧死了不少百姓,您看该怎么办? 主席:等等,沫若同志,药忘拿了你...(对侍卫)死了多少,有唐山多吗? 侍卫:死了三百七十八个,据说因为关门不放引起的,怕丢东西,后来有人跳楼了,砸到不少花花草草的,警察现在要说以破坏公物罪抓人... 主席:(思索中)看样子八千万的数据确实有点虚,打砸抢是应该的,必须是每七八年来那么一回,损失了可以再造嘛,又算得了什么,那的红卫兵忠心吗? 沫若:小张书记要入常,还是很忠心的,他把网络全面封锁,包括业余无线电设备,报导说死了十人,已经处理很完善了,目前在观察中... 主席:听说还有“锅”能收看,这个“锅”能发送么?发送的话动员全国砸了它...文化大革命就是要轰轰烈烈才对嘛 侍卫:(嘀咕)锅都是小锅,看不了多少,另外都是看国内的,俺家乡家里也装了,没啥的... 主席:这是严重的路线错误,必须坚决缔除!小同志,你也是我身边的人,怎么就这么没思想觉悟呢?立即回家解决!追查源头!否则严惩不怠! 沫若:(嘀咕)[我也是郭啊],(和主席对视了下,哆嗦中,大汗)主席,我还是告退! 主席:(对侍卫)送送沫若同志!有什么需求,即时回报!药别忘拿了... 侍卫:是!(与沫若对视一眼,同时:[哎,一个江都已经很难折腾了])主席,一会灌肠吗? 主席:还是叫小张来吧,锦云手法太僵,叫我有伤...沫若,好好干,下次我请你吃毛家菜,还是很辣的,喜欢么? 沫若:(尴尬)感谢主席抬举![还是跑吧,再不跑成腊八菊花了,真是伴君如伴虎啊]
2012-07-08 03:50:30
Copyright © 2002-2012 SOUNDOFHOPE All Rights Reserved